Sunday, November 04, 2007

我又病倒了

去了一個短的行程,實在大感恩。然而,人總是貪。不想工作,想去一趟旅行,愈遠愈好,想到日本感受著海岸線上的海風,時而單手駕車,時而雙手都脫去。張開手,找到平衡點,才可讓風在指縫,腋下,吹過。抖震了一下,快要倒下時,就抓緊把手,奮力再衝一段,直到看到一家咖啡屋,人不多,但CD和書籍都很全。我把黃色的單車擱在門外,一隻金毛犬嗅了一會便回到原來的草地上躺著。走出來的是一位二十出頭的女子,樣子有點像中國人,但說著日語又好像不像。我以僅有的日本語,叫了一個小蛋糕和一杯黑豆腐。黑豆腐是店內的招牌飲料,木野說是這個季節才有的。木野就是店內的服務生,說來,她有點像陳慧閑,個子應該還要高一點。而木野小姐向我介紹黑豆腐時,其實我一句也未聽懂,但遠道而來,而且是招牌飲品,我連忙說:‘係‘,'係‘。黑豆腐有點苦澀,但確實是有點像吃豆腐花一樣,大家都想象黑豆腐是黑色的時候,那就大錯特錯,它是不折不扣的白色,就連本來豆奶帶黃的顏色都被去掉,一杯鮮奶一樣。我好奇的問木野,為什麼把它說成黑,她面頰紅了一點,有點語塞,說等一會,就跑進吧檯,像要找些什麼給我看似的。窗外,微風依然吹著,海天依然一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