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不知不覺又重遊舊地

人家說,用普通話說的對白會比較有感情。那我就用普通話說下面的話。

小時候,家裡窮,我不理解。不理解的原因是,我爸媽都沒有讀過書,他們不能說明,窮,究竟是啥回事。聽起來好笑吧!可我說出來,心底裡有一陣涼。人們都說,我確是一個挺聰明的小孩,因為我五歲就到街上拾荒,把一大車的紙皮,從深水埗的街道運來運去,伴著媽媽。灑下一場雨,正好讓紙皮沉一點。從垃圾堆,找來一個吹波糖的印水紙,貼在手背上,印出一個海盜的標誌,誰知一場大雨把它沖走,我看著海盜慢慢沖出,我急得快哭了。媽看了,在我的手腕上咬了一口,牙印成了一個手表,我笑著哭!疼的,這麼大的一張嘴咬一口,我真笑著哭了。媽媽說,這就是窮了。我拖著媽的手,在媽的手腕上也咬了一口,哎呀一聲,她說,這麼小的,怎麼看時間了?我說,讓我長了大嘴巴的時候,再給你咬一口。

朋友看了,說這個可真是一個悲劇,小孩真的不理解窮吧!
那當然,那朋友本來就是一個悲劇,他也看不出窮是啥回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