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1, 2007

我的失敗

輾轉反側之間,我又毅然爬起來。在蓋上被子與否的問題上,我掙扎了良久,對於我來說,這並不是冷熱的問題,而是一種自我關懷和拒絕外界的表現。

昨日工作十多小時,回家已是凌晨一時多,家裡寂靜,猜想爸媽已經熟睡,剩下的只有一個靜音的電視,播著美國的股市走勢,大概只是哥哥忘記關掉的。我把鞋子慣性脫在門的旁邊,一轉身,整個人已經躺在沙發上。一如以往,我拿著搖控翻了六十多個頻道,最後停在足球頻道上。不知不覺,我似乎睡著了,閉眼前的畫面,就是一隻海上飄浮的足球。

可能剛才酒喝多了,半醒半睡之下,急醒了,抖振了一下,醒來已是三時。如廁之後,沖了一個熱水淋浴,累氣全消。經過爸媽半掩的房門,透過從客廳滲進的光線,看到一點反光,推開房門,房內空無一人,床上卻有一只閃閃反光的鐵達時手表,我對手表並無研究,但猶記得這個款式是當年傑斯的廣告所佩帶的,手表並沒有指針,空空如也。我好像忘卻了爸媽不見了的事實,影像卻勾起了英格.煲曼的《野草莓》,我的表現異常冷靜。

似乎奇怪的事情將會接連發生。回到廳中,第一時間便想到哥哥。一如所料,我們的房裡空空的,床邊還掛著他兩天前的衣服。他們會到哪裡去了?我想不透,我自言沒有偵探的精探的頭腦,但一般的合乎邏輯的推測,我都經已推算過,可是他們失踪的原因,我仍是猜不透。依稀記起的影像,就是那大海飄浮的足球。雖然聽起來有點荒謬,但我還是以為只要回到剛才的狀態,夢就會醒,然而是夢與否,我當真不能辨認。我連忙在洗衣桶內,拿出剛才掉去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換上,當然,為了確保他們三人都能夠一一回來,我絕不馬虎,內褲也換回。老實說,這可不是我頭一糟,小時家裡無人,我也會做出如此反常的行為。如今,家裡也只我一人,這樣的做法,再合理不過。

躺在沙發的我,就如等待時光機出發似的,等著等著......

Thursday, September 13, 2007

森田童子 ﹣我們的失敗



平靜得像漆黑的海,有著一種海浪般的節奏,但永不讓你觸摸得到。
深,像她墨鏡後面,是一雙空洞的眼神。
是靈魂驅使她哼出那樂曲。
這是我們的失敗。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不知不覺又重遊舊地

人家說,用普通話說的對白會比較有感情。那我就用普通話說下面的話。

小時候,家裡窮,我不理解。不理解的原因是,我爸媽都沒有讀過書,他們不能說明,窮,究竟是啥回事。聽起來好笑吧!可我說出來,心底裡有一陣涼。人們都說,我確是一個挺聰明的小孩,因為我五歲就到街上拾荒,把一大車的紙皮,從深水埗的街道運來運去,伴著媽媽。灑下一場雨,正好讓紙皮沉一點。從垃圾堆,找來一個吹波糖的印水紙,貼在手背上,印出一個海盜的標誌,誰知一場大雨把它沖走,我看著海盜慢慢沖出,我急得快哭了。媽看了,在我的手腕上咬了一口,牙印成了一個手表,我笑著哭!疼的,這麼大的一張嘴咬一口,我真笑著哭了。媽媽說,這就是窮了。我拖著媽的手,在媽的手腕上也咬了一口,哎呀一聲,她說,這麼小的,怎麼看時間了?我說,讓我長了大嘴巴的時候,再給你咬一口。

朋友看了,說這個可真是一個悲劇,小孩真的不理解窮吧!
那當然,那朋友本來就是一個悲劇,他也看不出窮是啥回事。

Sunday, September 09, 2007

寧靜




願我們的笑容都是那麼寧靜!

Friday, September 07, 2007

年輕總是鮮

Saturday, September 01, 2007

學友。。。。

看完學友演唱會,確實令人回憶。不錯,是很回憶,換句話說,確實是帶點“LEUNG” 的。學友渾身解數,舞動全城,毅力十足,年屆四十六,又唱又跳,確實交足貨。但奈何陪著成長的歌迷確實力不從心,雖然年紀不是很大,但那團火已經深深壓在心底裡,要把它掘出來,談何容易。

無求什麼,無尋什麼,突破天地,但求夜深...

一唱個句,真係好難抗拒,個種回憶往事既興奮,真係湧出來。
集体回憶,其實有點難頂,但置身其中,又難以抗拒。個D握手位同埋D獨白字幕,真係帶番你去90年代。

唱到尾,一首《祝福》,令我十分感動,記起中五的惜別會上,我們高唱的一首。“時間飛逝,各人都長大。”
早兩天碰到中一的班主任,是位女MISS。那年我剛上中學,而MISS也是第一年教書,而且是自己的母校。老師確實是個青春少艾,挺漂亮的,二十出頭,身材也算高挑(這是我中一時的感覺,當時我矮得很)。談話中,其實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但感覺非常新鮮,因為我很少與這位老師談話的。老師現在已有兩個小孩,但仍有一種青春少艾的感覺。哈哈哈!現在想來,碰面的感覺,像是舊同學碰面一樣。

說回學友,他在唱《祝福》時,確實有點失準,就是這種缺憾,令我更加感動。包含著的意義,是超過了他的歌唱技術,他的年齡。那種堅持,令我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