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5, 2007

整整一年

一年前立下的大志,今天看是如此淡然。淡然的感覺並不是那種失落空虛的,而是驀然回首的冷靜。

一年前,張懷碑在這裡講下大志,誓要把真正的生活搶回,要將自己變為另一個人,如此躁動的青春,確實值得回味。各種各樣的心情都回復平靜,要說的說話也說過,要做的事做了,比想象要多的都得到了。似乎我是個幸福的人,這點我不否認。短短的一個座談會,感覺自然無比,要將一年內的事濃縮道出,是不可能,更不需要。對一切沉默,熱情,冗長,精簡,動作,眼神,短信,所有所有的支持,我都一一接收。這一刻,憶起的事太多太多,要是落淚的話,也不會奇怪。如果我真的表現出成長了的一面,我想,我己遠離某一種狀態,狀態的轉變是一個非線性的說法,這個說法對於年齡恐懼的人,有莫大的幫助。收到很多意料之外的意見,這是一個太神奇的經驗,所得所失,不能言語。

我想,在這一年內,我結識到的朋友,跟我十多年內認識的人還要多,雖然我們可能只是過客輕談,但對我腦海的影象庫已留下不滅印象。一天,我或會像活地阿倫一樣,把你們一一記下。其實小時候我很害羞,不會表達自己,喜歡活地阿倫,並不止是那笑料,是他從不遮蔽的暴露自己,我想,我已做到了,接下來的,大概是要學會把自己隱藏,做到兩者運用自如的話,得天下也。


﹣﹣﹣﹣﹣﹣﹣﹣﹣﹣﹣﹣﹣﹣﹣﹣﹣﹣﹣﹣﹣﹣﹣﹣﹣﹣﹣﹣﹣﹣﹣


你懂我的意思嗎? 就這樣就好了。 你懂我的意思嗎?

﹣﹣﹣摘自短片《那天我離開了》林凱欣導演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張懷碑的故並未完結, 繼續體驗屬於自己的真正生活吧

對不起當日來不到你的盛會支持支持呢, 但記得送dvd 比我!

p.s 謝謝你的擇句同支持

繼續努力!

Lam Jo

Ryan said...

你句對白,真係幾好用。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