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8, 2007

天堂口,唉!

天堂口,卡士大厲害了,厲害得令我整場戲都玩著一個遊戲。

海報裡的五位男子都是好演員,但遊戲的規則就是減去他們當中年齡最大和最小的。所以,孫紅雷和楊𧙗寧,對不起。剩下來的三位就是我們遊戲的主角。

遊戲是這樣的,試將各人的角色交換,看看那個配搭才是最好。當然,我的答案並不中肯,也不可能弄個“三生花”張震出來,哈哈。90多分鐘裡,你不玩這個遊戲,我敢肯定片子一定令你悶透。

天堂口,浪費了舒淇(當有一至兩場能夠讓她發揮的時候,她摑吳彥袓,那種剛柔並重,深不可測,才是她,你便知道大部分時間都浪費了她),浪費了張震(張震的對白,確實令他有點搞笑)。劇本不好,對白不酷,無驚喜轉折,更無深刻感情,說無奈,不無奈,說爽快,不爽快。美術比起其他舊上海的影片都要遜色,攝影也不見突出。感覺就是,資金都往演員裡跑。找對了一班演員,但就未有把他們發揮。

天堂口,唉!但我已進場觀看,所以他的卡士,是成功的。如果我可以選他們來演,我也可以成功了,哈哈!!

Saturday, August 25, 2007

整整一年

一年前立下的大志,今天看是如此淡然。淡然的感覺並不是那種失落空虛的,而是驀然回首的冷靜。

一年前,張懷碑在這裡講下大志,誓要把真正的生活搶回,要將自己變為另一個人,如此躁動的青春,確實值得回味。各種各樣的心情都回復平靜,要說的說話也說過,要做的事做了,比想象要多的都得到了。似乎我是個幸福的人,這點我不否認。短短的一個座談會,感覺自然無比,要將一年內的事濃縮道出,是不可能,更不需要。對一切沉默,熱情,冗長,精簡,動作,眼神,短信,所有所有的支持,我都一一接收。這一刻,憶起的事太多太多,要是落淚的話,也不會奇怪。如果我真的表現出成長了的一面,我想,我己遠離某一種狀態,狀態的轉變是一個非線性的說法,這個說法對於年齡恐懼的人,有莫大的幫助。收到很多意料之外的意見,這是一個太神奇的經驗,所得所失,不能言語。

我想,在這一年內,我結識到的朋友,跟我十多年內認識的人還要多,雖然我們可能只是過客輕談,但對我腦海的影象庫已留下不滅印象。一天,我或會像活地阿倫一樣,把你們一一記下。其實小時候我很害羞,不會表達自己,喜歡活地阿倫,並不止是那笑料,是他從不遮蔽的暴露自己,我想,我已做到了,接下來的,大概是要學會把自己隱藏,做到兩者運用自如的話,得天下也。


﹣﹣﹣﹣﹣﹣﹣﹣﹣﹣﹣﹣﹣﹣﹣﹣﹣﹣﹣﹣﹣﹣﹣﹣﹣﹣﹣﹣﹣﹣﹣


你懂我的意思嗎? 就這樣就好了。 你懂我的意思嗎?

﹣﹣﹣摘自短片《那天我離開了》林凱欣導演

Friday, August 17, 2007

無比高

我生了一小孩,小孩個子不高,但也算不上是矮的。剛出生的時候,我剛巧要到國外工作,每天在互聯網的視頻看著他,感覺總是不踏實,對於他來說,我只是一個平面的爸爸,待我回來的時候,我想我應該自己做一個四方框給自己,否則他認不出我。

無比高是他中學的時候,同學們給他改的,也許他進了一個都是高個子的班中,我跟他說,正確一點是,我跟他在互聯網說。對於他們在互聯網長大的孩子來說,他當然知到這句話並不可信,原因再簡單不過,我只是在螢光屏跟他說說,豈可當真的。

我回不去,我看不到自己的兒子,因為我實在不愛一個矮的小孩,我接受不了。錯在於我的一意孤行,其實我的個子也不太高。

Thursday, August 16, 2007

The Backpackers 《張懷碑》



THANKS EVERYBODY! That's what we've done!

張懷碑,是個剛剛畢業的年青人,一心只為拋開身邊一切的人和事,背上背包離開這個生活多年的地方。踏入機場的前一刻,發現證件遺失,只好滯留於港。不想回家,流浪香港。關於一個香港人在香港旅行的故事。

Tuesday, August 14, 2007

So Cool, man!!



The brand new Apple keyboard

Thursday, August 09, 2007

虛是基本,虛是根本

我想睇一套戲,專心睇一套在我視線範圍看到既戲。

我,需要一口戲。

我真係好乸需要一套戲。



痛楚苦澀

辛寒刺嘔

痺虛

又愛又恨

要集中,要比人快,要不斷說話,要思考,不要光說。

Friday, August 03, 2007

哇靠!!

她和你明顯不同. 迄今為止, 佐伯已經歷過各種各樣很難說是正常的情況. 她知曉你尚不知曉的許多事, 體驗過你未曾體驗的許多感情, 能夠分辨對於人生什麼是重要的什麼不那麼重要. 迄今為止, 她已就許多大事作出判斷, 並目睹了由此帶來的結果. 可你不同, 對吧? 說到底, 你只不過是僅在狹小世界裡有過有限經歷的獨生子罷了. 你為使自己變得堅強做了不少努力, 並且實際上某部分也變得堅強起來, 這點不妨承認. 然而面對新的世界新的局面, 你仍然一籌莫展, 因為那些事情你是第一次碰上的.

摘自<海邊的卡夫卡>

說中了, 似乎被說穿的感覺有點怪異. 是如釋重負, 是被脫清光, 還是找到知音, 拐杖, 敵人, 還是醫生? 何用費解, 苦索思量, 順應而生乃運轉之道.

短期的目標是真理

Wednesday, August 01, 2007

Bergman 安詳死去

剛剛憶起,便要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