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2, 2007

終於買了一直想擁有的

家明的《父子》 和 BERGMAN的《SARABAND》

兩套都並不是本人的至愛,但裡面蘊藏的電影的精神是我所敬佩的。

兩年在學校裡,我等資質,所吸收到的其實並不多,但緊記著老師一句話,“創作應有的discipline".

我是從Woody Allen 而開始認識 BERGMAN的,《野草莓》是的我的首選,裡面對一個人的刻畫,直坎我心中。今次重金買下SARABAND是因為他的製作特輯。這個,我看過三篇,我每次都眼泛淚光,BERGMAN在特輯中以老邁的身軀引導演員,每個動作都親力親為,坐在地上背靠椅子,感受椅子的高度是否適合,他都一一去做。他拖著演員的手,以和藹的聲線帶領演員說出對白,投入角色。那種心靈上的交流,作為觀眾的我也感受得到,何況演員。Bergman 對人的探討是我一直想做的課題。

另外,Bergman 在記者會上談到,跟朋友聊天,說起亡妻,他說“我想看見她?”,那位朋友答了一個很聰明的答法,“就這樣繼續想著她便可以了。”太美麗,太美麗的對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