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6, 2007

夢兆

連續兩天晚上都不斷發夢,昨天晚上的一個夢令我很傷心,我在夢中哭了。

我們一直都相安無事,縱然我從未認真接觸,未碰上你的指頭,但彼此都似乎認定。電話打不通的時候,我焦急,我發狂一樣在尋找,找出你的踪影,路過湖邊的小徑,我碰著你和他。你在哭,眼神就是說明你是可憐人,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眼神直打我的心窩,不能不把你原諒。神秘的背後,越見恐怖。夢中確實難受,我想我應該已經把你帶入夢中。良久未嘗的味道,竟在眼眶盤旋。是前事,是未知,還是一块路過的碎片。這是夢,還是兆。

我在想著你哭的樣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