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05, 2007

只怕不再遇上

地鐵車箱上,當我意識到門已關上時,門外的小學生把雨傘舉起,對準一個背對著我,穿上白色工人衣的男子。小孩的玩意,男子只看不動。列車開行,慢慢加速。小孩的眼神愈見凌厲,舞動雨傘,甚至追趕烈車。男子只看不動。影像很快就漆黑一片,看著門上的倒影,只見男子神情呆滯,若有所思,把雙手掛在鐵柱,伸展,呼氣。

愛,是如斯含蓄,卻是悲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