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30, 2007

終於又瀉左篇

從來,我也是個思前想後的人。要徹底改變著實不易。

慢慢決定就成為我一個大難題。每日都帶著苦惱去面對一堆要決定的事情。即興的節目對於我來說是甘露,在每日自製的煩惱中,不用決定是一件舒暢的事。我承認我會懶惰,因為決定不來,就耽於安逸,既然一向如此,何必自找煩惱。自知如此下去,只會死路一條,隨即一改作風,不顧後果,不回頭看,深呼吸,死衝。後來,慢慢發覺,一味靠衝也不是長遠之計。

恨恨恨

一個女子開始把我分析,雖然是心理分析,但應觀眾的要求,我赤條條的背向天躺在沙灘。中午,陽光猛烈,女分析員清楚地說出我的性格,但她的背景,隻字不提。她不時又用她手上的指示棒指著我的頭臚。奇怪奇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