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4, 2007

掙扎

要把那暖意還在的床舖推開是何其容易.
夏天已經到來.

愈餓愈要勞役
惡性循環也
春天已到
何不不動聲色坐下大計一番
慢性餓死

Tuesday, April 10, 2007

慢慢地

我又開始慢慢偏離軌道

行為與意志的抗爭

甚麼才是最重要

看那狗咬人

Sunday, April 01, 2007

紅白二事

剛過去的周末, 本來是嫲嫲的生日. 但早兩天的晚上, 媽媽來電說姑婆過身了, 我們一家上廣州. 對上一次見過姑婆已經不知是多少年前, 但就是記得她的身子一向比較弱. 在於我, 姑婆始終是一個比較陌生的人, 內心沒有甚麼激動也是很自然的事, 但這一次喪事已經在我們的家族中響起警號. 攙扶著爺爺的時候, 他的抽泣顫抖, 都把我帶到他們七兄弟姊妹的童年, 少年和青年的快樂時光, 但早已忘記得一乾二淨的時光, 今天又再回來, 確實是再美好不過的事. 子孫再聚在一起, 大部份都已是多年不見的, 今天又再回來.

我確實喜歡她們的想當年, 我們接收的資訊一日千里, 但他們一日的軼事卻比我們的一生還要顛簸. 有機會的再把這些史詩般的家族發展史告訴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