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9, 2007

勞動之歌

在個人與群體之間, 我顯得無奈. 我的矛盾始於周未, 周未是休息的一天, 獨自在書桌前呆坐, 卻又不甘寂寞, 等候來電. 汗水, 需要勞動才能發揮. 樸實的勞力, 每天都是同一個動作, 把一箱一箱的鞋放成三四層高. 貨車到來, 我一躍而上, 把所有的貨件都搬下, 汗水是勞動的證據. 只有汗水才能証明一切, 最自然的生理反應. 所有滿足都在於汗水, 運動如是. 簡單的思想造就簡單的生活, 反之, 複雜的思想造就複雜的生活.

直到一天, 汗水乾涸, 因為我走進了冷氣24小時直開的大樓. 無論如何的跑跑跳跳, 如何地大聲疾呼. 汗水依然未有出現. 我確實有點失望, 不因汗水未有出現, 而是我的身體機能隨之變化, 流汗似乎離我而去.

天災, 大樓塌下. 當時情況混亂, 在瓦礫之下, 我能聽到醫護人員的呼叫. 在塵土飛揚的現場, 我還能隱若嗅到汗水的氣味, 不知是掙扎的人, 醫護人員, 還是那堆頹垣敗瓦而傳出. 當一切的人和事都被釋放出來的時候, 可恨的是, 紅色. 血腥的味道已經偏佈現場.

那天, 爸爸跟我說, 那座什麼什麼大廈的外牆是由他髹油的. 走近嗅一嗅, 果真是爸爸的味道, 油漆的味道多年也蓋不住. 怪我一直不留意當天的提示, 乃至今天血流披面, 才嗅得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