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6, 2006

一輩子失去了妳

怎麼才算失去?

聽到妳又從泥土中慢慢鑽出幼嫩的菜芽, 每天為妳澆水的人, 也是妳最需要的人. 妳仍然茁壯, 仍然堅強, 可我什麼也不是. 這樣說不對, 我倆並不需要比較. 妳仍然會笑, 我確切感到無比的幸福, 我可以告訴妳, 我開始了我的一生. 雖然不大美麗, 沒有陽光, 沒有雨水, 沒有土壤. 但願這是一刻最好的時光, 也是我冀盼著的. 我衷心祝福.

希望我還可以是個好人, 不是明天, 有一天吧?

哥哥的力量, 促使了我的一篇, 歌重複地播放, 我亦不想這樣止筆, 就是放不下......也得放下, 願原諒.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