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0, 2006

突然之間我又想起您的臉

如果要忘記您
我就要從頭到尾的忘記您
可您一直都只是活在我的腦海裡
真實的您我一點也記不起
一切都建設於虛幻
若果要消除虛幻
我就基於現實再加以想像
又可能是反過來基於想像嵌入現實
我們未曾見過面
連電話也沒有通過幾次
一切都建設於虛幻
我可能曾經跟您睡過一張床
撥弄過您的頭髮
又或是您在聽筒的另一邊忙著
而我在等著您的聲音 30秒 1分鐘 10分鐘 1年
反正事情已經以虛幻為中心
反正現實是我沒有衝上了小巴
反正我在您的選單中佔上一個席位
毫無權利 卻有無形的義務
一直都建設於虛幻
就算現在這座大家建設的虛幻大樓要倒下
也沒有一點聲音
也沒有一點塵土
周圍的瓦片一路掉下來
由於是虛幻的建設
瓦片掉下來一段時間也未曾著地
以致看的人一直也沒法呼出那憋住的緊張
直墮的感覺最令人難受
跟您一起玩這個遊戲
就是一種直墮的感覺
更甚的是我這塊瓦片在空中根本沒有自我粉碎的權力
更甚的是不斷惶恐下墮過程之中 要我想像在您的世界裡有生存的希望
回想
一切又返回虛幻的感覺
不致痛
但揮之不去
突然之間我又想起您的臉
地心吸力也失效
整個人又在飄飄然
忽左忽右 忽起忽落
再抽身出來看一看
只見您拿著一個透明的四方立體膠箱
我和虛幻大樓 瓦片 都在裡面飄浮著
瓦片的反光看起來都很漂亮
但我在裡面根本看不清
慢著點兒
裡面一切都浮沉著
豈不是裡面像外太空一樣
豈不是沒有空氣
豈不是我已經死去
您認為我寫得怎樣?
大概沒有機會回我吧?
待我想像到您的回覆大概是一個甚麼的樣
我給您給我回一封信就好了
突然之間我又想起您的臉 在夢中
好像是在一個甚麼樣的公園
您坐著打手提電動
我走在您的跟前
放下一封我跟你擬好的一封信
當然信是給我的
但您只顧打電動
沒看我一眼
我放下就走
我努力的想像
您打開信的反應是怎樣
但就是沒辦法想像
夢就此為止
多年之後
信寄到我家
我根本不能想像這是我自己寫的 也記不起
看著這封您給我的信
我又
突然之間
我又想起您的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