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8, 2006

在地車

張懷碑又在發呆, 坐著, 坐著. 車上有人在看報紙, 有人聽歌, 有人在打電動, 有人在滴眼藥水. 當地車到了紅磡站的時候, 一位婆婆揹著單邊白布袋, 一拐一拐走向張懷碑的方向. 懷碑看一看周圍的環境, 大家都忙著, 老婆婆走的愈近, 他們就愈忙. 懷碑慨嘆了一下, 拿起大背包, 站起來讓座於老婆婆. 懷碑站在旁邊.

老婆婆連聲謝謝
"唔該晒呀, 後生仔.....真係唔該晒呀!.....唉! d 老骨頭都無用羅!"
懷碑點頭笑笑.
老婆婆又再問懷碑.
"嘩, 咁大個袋呀?"
懷碑又點頭笑笑.

老: 去旅行呀!
懷碑: (小聲) 係呀係呀.
老: 去好遠wow, 咁大個袋.
懷碑尷尬點頭, 但仍露出笑容.
老: 去旅行好呀, 趁後生, 後生行得走得, 去下旅行好呀.
懷碑看一下周圍, 他意識到周圍的人看著他, 注視到他的存在. 他感到不自在一心只希望快些到站.
老: 人老左想去睇下大佛都走唔郁. 唉, 都無用架羅.
老人家又略有所思, 靜了一會.
懷碑也沒有看老人家.
老: (一邊從布袋裡拿出一個橙一邊說) 後生仔, 送俾你係車食又好, 係個飛機食又好. (遞上一個橙)?!.
懷碑: (甩手) 唔好唔好, 你自己食啦!
老: (繼續遞上一個橙) 要?, 食橙好呀, 去茅廁都好, 好甜架.
懷碑: 唔使啦! 婆婆! (仿佛要壓下聲音, 怕別人注視到)
老: 要左佢啦, 好甜架! 要啦! ..........?住佢啦. (抓住懷碑的手)
懷碑靜了下來, 心裡想著什麼似的.

懷碑: 都話唔要羅. (嘴臉和語氣就是我們拒絕母親的好意的時候.)
全車卡的人都看著懷碑.
老人家呆了呆, 就像小貓激怒了主人一樣, 她把橙雙手拿著, 放在大腿上.

車到站了, 懷碑急速走到月台站著看著那邊是出口.
正當他猶豫之際, 一個橙就從車廂滾出來.
懷碑拾起橙, 看著列車遠去.
懷碑走到畫面左邊, 又走回右邊, 最後在畫面左邊走了.

2 comments:

purple said...

幾好睇wor..
加油!!

張懷碑 said...

寫就好睇
拍既時候就要靠你地啦.

萬分感激
萬二分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