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6, 2006

悠長假期

足足七天....

懷碑盤膝而坐, 一點事也沒有做好. 跟別人就說是冥想, 實質做了些什麼, 自己心裡最明白. 做的事已經重覆了, 重覆而無用.

重回正軌, 做你喜愛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