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0, 2006

突然之間我又想起您的臉

如果要忘記您
我就要從頭到尾的忘記您
可您一直都只是活在我的腦海裡
真實的您我一點也記不起
一切都建設於虛幻
若果要消除虛幻
我就基於現實再加以想像
又可能是反過來基於想像嵌入現實
我們未曾見過面
連電話也沒有通過幾次
一切都建設於虛幻
我可能曾經跟您睡過一張床
撥弄過您的頭髮
又或是您在聽筒的另一邊忙著
而我在等著您的聲音 30秒 1分鐘 10分鐘 1年
反正事情已經以虛幻為中心
反正現實是我沒有衝上了小巴
反正我在您的選單中佔上一個席位
毫無權利 卻有無形的義務
一直都建設於虛幻
就算現在這座大家建設的虛幻大樓要倒下
也沒有一點聲音
也沒有一點塵土
周圍的瓦片一路掉下來
由於是虛幻的建設
瓦片掉下來一段時間也未曾著地
以致看的人一直也沒法呼出那憋住的緊張
直墮的感覺最令人難受
跟您一起玩這個遊戲
就是一種直墮的感覺
更甚的是我這塊瓦片在空中根本沒有自我粉碎的權力
更甚的是不斷惶恐下墮過程之中 要我想像在您的世界裡有生存的希望
回想
一切又返回虛幻的感覺
不致痛
但揮之不去
突然之間我又想起您的臉
地心吸力也失效
整個人又在飄飄然
忽左忽右 忽起忽落
再抽身出來看一看
只見您拿著一個透明的四方立體膠箱
我和虛幻大樓 瓦片 都在裡面飄浮著
瓦片的反光看起來都很漂亮
但我在裡面根本看不清
慢著點兒
裡面一切都浮沉著
豈不是裡面像外太空一樣
豈不是沒有空氣
豈不是我已經死去
您認為我寫得怎樣?
大概沒有機會回我吧?
待我想像到您的回覆大概是一個甚麼的樣
我給您給我回一封信就好了
突然之間我又想起您的臉 在夢中
好像是在一個甚麼樣的公園
您坐著打手提電動
我走在您的跟前
放下一封我跟你擬好的一封信
當然信是給我的
但您只顧打電動
沒看我一眼
我放下就走
我努力的想像
您打開信的反應是怎樣
但就是沒辦法想像
夢就此為止
多年之後
信寄到我家
我根本不能想像這是我自己寫的 也記不起
看著這封您給我的信
我又
突然之間
我又想起您的臉

Saturday, October 28, 2006

周未

周未本來應該就是要閒著
急急急, 你急甚麼呀!

放慢一些腳步
去感受, 去欣賞
不願再等待

永遠猜不透

Tuesday, October 24, 2006

觀塘-------西灣河

那裡有一個碼頭, 那裡也有一個碼頭. 不然, 只有一個碼頭, 怎能有彼岸.

友人看景, 我初到西灣河, 一到地鐵站看見鮮橙色的車站, 有一種好強既感覺, 視覺上很新鮮. 再發現觀塘往來西灣河的渡輪. 挺破舊, 挺有味道的一條航道. 懷碑又發現了一個地方, 一個佰生的環境. 從上船到落船, 只不過約10分鐘, 彼岸是10分鐘的美好憧憬, 總有上岸的一刻, 終需有上岸的一刻. 到達碼頭, 再看回對岸的燈火, 原來彼岸的誘惑在於遠觀, 否則有如飛蛾撲火, 但一死又有何懼. 懷碑又在發呆. 車箱中一位老婆婆走入來.

Wednesday, October 18, 2006

在地車

張懷碑又在發呆, 坐著, 坐著. 車上有人在看報紙, 有人聽歌, 有人在打電動, 有人在滴眼藥水. 當地車到了紅磡站的時候, 一位婆婆揹著單邊白布袋, 一拐一拐走向張懷碑的方向. 懷碑看一看周圍的環境, 大家都忙著, 老婆婆走的愈近, 他們就愈忙. 懷碑慨嘆了一下, 拿起大背包, 站起來讓座於老婆婆. 懷碑站在旁邊.

老婆婆連聲謝謝
"唔該晒呀, 後生仔.....真係唔該晒呀!.....唉! d 老骨頭都無用羅!"
懷碑點頭笑笑.
老婆婆又再問懷碑.
"嘩, 咁大個袋呀?"
懷碑又點頭笑笑.

老: 去旅行呀!
懷碑: (小聲) 係呀係呀.
老: 去好遠wow, 咁大個袋.
懷碑尷尬點頭, 但仍露出笑容.
老: 去旅行好呀, 趁後生, 後生行得走得, 去下旅行好呀.
懷碑看一下周圍, 他意識到周圍的人看著他, 注視到他的存在. 他感到不自在一心只希望快些到站.
老: 人老左想去睇下大佛都走唔郁. 唉, 都無用架羅.
老人家又略有所思, 靜了一會.
懷碑也沒有看老人家.
老: (一邊從布袋裡拿出一個橙一邊說) 後生仔, 送俾你係車食又好, 係個飛機食又好. (遞上一個橙)?!.
懷碑: (甩手) 唔好唔好, 你自己食啦!
老: (繼續遞上一個橙) 要?, 食橙好呀, 去茅廁都好, 好甜架.
懷碑: 唔使啦! 婆婆! (仿佛要壓下聲音, 怕別人注視到)
老: 要左佢啦, 好甜架! 要啦! ..........?住佢啦. (抓住懷碑的手)
懷碑靜了下來, 心裡想著什麼似的.

懷碑: 都話唔要羅. (嘴臉和語氣就是我們拒絕母親的好意的時候.)
全車卡的人都看著懷碑.
老人家呆了呆, 就像小貓激怒了主人一樣, 她把橙雙手拿著, 放在大腿上.

車到站了, 懷碑急速走到月台站著看著那邊是出口.
正當他猶豫之際, 一個橙就從車廂滾出來.
懷碑拾起橙, 看著列車遠去.
懷碑走到畫面左邊, 又走回右邊, 最後在畫面左邊走了.

Monday, October 16, 2006

悠長假期

足足七天....

懷碑盤膝而坐, 一點事也沒有做好. 跟別人就說是冥想, 實質做了些什麼, 自己心裡最明白. 做的事已經重覆了, 重覆而無用.

重回正軌, 做你喜愛的.

Sunday, October 08, 2006

下午

4:30 pm

最近的晚上, 都睡不著, 腦裡總是忙過不停, 這是惡性循環. 愈睡不著愈諗, 愈諗愈睡不著. 究竟有無一個clear cut, 當我諗緊咩既時候就睡著.

走過星光大道, 剛下完雨, 令原本晚上漆黑的大道泛起街燈的黃光. 張懷碑和少女在大道上踏上名人的手印, 淺起水花.

Saturday, October 07, 2006

彼岸

媽媽 我不想傷害妳
我不想 讓妳哭
原諒我 我還太年輕
有許多事 我會做錯
我曾經追尋的一切
現在都沒有找到
你知道我一直要的
不是這個角落
我找來找去
找來找去
可哪兒才是我的彼岸
我還有希望
我還有力量
可哪兒才是我的彼岸

媽媽 不要為我傷心
不要 這樣難過
我還在 尋找生活
只是 有些挫折
我會找到一個方向
我會去另一個地方
我還會是妳的驕傲
值得擁抱
我找來找去
找來找去
可哪兒才是我的彼岸
我還有希望
我還有力量
可哪兒才是我的彼岸


<彼岸> 汪峰

Thursday, October 05, 2006

人生的意義

互聯網咩都有......

我就到yahoo search 下 " 人生的意義 ".

生物文化層 VS 價值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