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7, 2006

重新發現

在熟悉的地方旅行

不斷無限極度過份誇張失控放大自己

留意自己的漣漪, 令整個湖面的荷花都擺動搖曳.

一切都在生活的微小出發.

早上空調開得挺大的地車車箱中, 我靠著與陌生人皮膚上的接觸而自覺生存.

2 comments:

Caramel said...

途經油麻地,記者報道浴德池即將結業,他靈機一觸,走進這香港第一家亦是最後一家的上海澡堂。

張懷碑 said...

我在吉林時就親身體驗過澡堂的力量.
光脫脫的一群 "佬" 浸在浴池.
赤條條的讓師傅搓老泥.

是一種享受, 不是一個人在按摩池, 一個人坐在osim上與機器博鬥能媲美.

是一種生活的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