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2, 2006

開頭

年青多好, 不顧一切, 隨著自己的感覺, 意願而飛翔. 只要不回頭, 不後悔就可以. 對家, 國的歸屬感比較薄弱, 我們不大認同 "我" 是屬於誰的說法, 我就是我. 不需要向某某交代. 我的決定, 父母會/ 要明白, 女友會/ 要體諒, 朋友應該支持, 我要追我的理想有何問題. 張懷碑對一直以來的生活都不太認同. 欣賞我們所擁有的是我們的弱點, 我們善於批評, 卻建設有限,對自己又抱怨, 但反省的時間又抽不出來, 對自己的身份不懂欣賞, 不懂認同, 並不引以自豪. 張懷碑為了將自己的眼光擴闊, 收拾細軟向自己的理想的國度進發, 不顧一切, 要尋找一個更好的地方, 擺脫過去短視的自己. 到頭來, 為尋找而尋找, 為擺脫而擺脫, 不深思所要找, 不反省所要擺脫, 對過去儘量抹黑, 最好底面都黑, 連你我都看不見, 對未知的將來潑上彩漆, 隨意隨心. 我有我的風格, 不顧一切地前行.

出發前, 張懷碑不見了護照, 滯留在這個地方, 而他宣稱已經滯留二十二年, 突如其來的留下令他對熟悉的地方變得陌生, 對陌生的地方更加留意. 旅行的意義, 大概就在其中.

3 comments:

張懷碑 said...

FEEL FREE TO LEAVE YOUR MESSAGE

張懷碑needs your help. i think i am a little bit old fashion to talk about youth. Youth! come on!

Emo.Ed said...

就在那時, 當他再一次不能承受這種眾睡而獨醒的時候, 他知道一切都不能再回頭。那些真摯而怦然心動的記憶就是如此散落在地上, 它們再次等待被拾起的時候。而當再次拾起, 就是驀然的一笑之後。誰與誰都不再重要。只有我, 「我」就是如此重新詮釋了自己。

said...

但願人人也有懷碑的勇氣
將自己打碎然後再組成一個新的
實在是好
實在是要跨過去
真難

去到最後
變與不變 也沒關係
因為我會為懷碑找到真正自己而高興

哈,有點跑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