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7, 2006

重新發現

在熟悉的地方旅行

不斷無限極度過份誇張失控放大自己

留意自己的漣漪, 令整個湖面的荷花都擺動搖曳.

一切都在生活的微小出發.

早上空調開得挺大的地車車箱中, 我靠著與陌生人皮膚上的接觸而自覺生存.

Tuesday, September 12, 2006

開頭

年青多好, 不顧一切, 隨著自己的感覺, 意願而飛翔. 只要不回頭, 不後悔就可以. 對家, 國的歸屬感比較薄弱, 我們不大認同 "我" 是屬於誰的說法, 我就是我. 不需要向某某交代. 我的決定, 父母會/ 要明白, 女友會/ 要體諒, 朋友應該支持, 我要追我的理想有何問題. 張懷碑對一直以來的生活都不太認同. 欣賞我們所擁有的是我們的弱點, 我們善於批評, 卻建設有限,對自己又抱怨, 但反省的時間又抽不出來, 對自己的身份不懂欣賞, 不懂認同, 並不引以自豪. 張懷碑為了將自己的眼光擴闊, 收拾細軟向自己的理想的國度進發, 不顧一切, 要尋找一個更好的地方, 擺脫過去短視的自己. 到頭來, 為尋找而尋找, 為擺脫而擺脫, 不深思所要找, 不反省所要擺脫, 對過去儘量抹黑, 最好底面都黑, 連你我都看不見, 對未知的將來潑上彩漆, 隨意隨心. 我有我的風格, 不顧一切地前行.

出發前, 張懷碑不見了護照, 滯留在這個地方, 而他宣稱已經滯留二十二年, 突如其來的留下令他對熟悉的地方變得陌生, 對陌生的地方更加留意. 旅行的意義, 大概就在其中.

Friday, September 08, 2006

張震

事緣友人在茶餐廳巧遇張震.

她看到張震, 第一時間就想起我. 不枉我對大家的潛移默化, 成果是有目共睹. 你指鹿為馬, 儘管馬仍是馬, 但你一直指一直指, 那怕十年, 五十年. 馬都因你的影響可能多了一個別名. 那時, 馬和鹿就是因你的行為, 而拉上關係.

下個目標: 周迅....哈哈

Thursday, September 07, 2006

應該記得記得記得記得記得記得記得記得記得

我的FYP

就像我們的生活一樣自然, 早已習慣.

每天都想著張懷碑.

Wednesday, September 06, 2006

我不怕

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

看過黃健新的 <求求你, 表揚我>, 有點兒戲. 但仍能帶出他想表達的效果. 有點喜劇的, 有點耐人尋味.

帶給我的就是像monologue 一樣的感染力.

記得year 1 的時候就是自己對著電視跟伍?阿倫對話. 有什麼比這奇怪, 我也搞不清我為啥有這個念頭, 可能我真有點妄想症. 不過最緊要癲得徹底, 心中的一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