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9, 2006

張懷碑的自白

我一直都好想做一件轟轟烈烈的事, 係報紙上見到人踩單車去西藏, 心入面一直都有d咁熱血既想法. 當你畢業之後, 總會有團火. 我地會將讀書同出來做野分的好清. 感覺就好似有人終於要迫你做一d決定. 縱然你未曾在工作過, 但現實就像一把枷鎖. 不容你否認. 有時你會知道掙扎係無用, 但苦中作樂的是, 掙扎中的生命係最燦爛, 最自然, 最難隱藏, 看那狗, 看那蝴蝶, 聽那雞鳴, 聽那中了刀的金毛青年, 你看著他的掙扎, 既淒美, 又惋惜. 觸動著我. 身邊的一個西裝友問, 問為何別人可以, 你卻不能, 你不是比別人特別吧? 我不會自大, 但一下子, 身邊的人都看似不是你的終點, 一切事物都變得膚淺. 你不再喜歡自己, 跟著掙扎. 陌生的環境令你對一切的人和事都特別留意. 在執拾背包的同時, 我還未決定要到那裡, 但似乎, 我對我生活緊既地方越來越討厭, 討厭現狀. 我醒來的時候火車停在車站. 我趕快拿起背包, 衝了下車.

2 comments:

kuitolui said...

壞旦, 我很喜歡你這一篇..我有一些感覺。很好看, 真的好看。

張懷碑 said...

張懷碑就快出場了
我感覺到佢既氣, 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