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4, 2006

你在做什麼?

北京

你渺小得可憐. 從太陽村回來, 感觸良多, 我不是最幸福, 他們亦不是最可憐. 而我們在那裡相見, 我就注定為你們盡一點力. 從來不知所學, 但別人就會看得到. 不用只顧感動人, 唯有自己, 先觸動自己, 讓自己投入爆發. 接觸.

不被魔鬼所惑, 不被魔鬼所害.
不致死, 更不致生不如死.
要看別人的愛.
魔鬼的愛.

我大概都明白了.
哇操! 多麼艱深! 天秤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