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07, 2006

要嗎

不, 夠了, 太多的話就太膩了.

霍元甲的一幕, 張開雙手讓風吹過.
我在東霸也試過, 合上眼, 忘卻自己身在何方, 但更發覺自己的存在.
在時間地點的死胡同裡出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