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2, 2006

不經不覺

北京北角

今天你服嗎?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06

現在的我

現在的我, 就像初生嬰孩, 什麼都沒有, 但不幸的是我知道了我要面對的問題, 而更不幸的, 是我只知問題怎樣寫, 卻不知問題是什麼?

我不是張懷碑

Tuesday, February 14, 2006

情人節 (二)

今天很開心, 好多人排著隊跟我說, 真的愛你.

我不是張懷碑.

情人節

今天一早起來, 把身上的霉氣沖走, 選了一件最喜歡的衣服, 在鏡子前面照了很多遍才出門.

還未到戲院, 遠遠看見了長龍, 我還是等了一句鐘. 終於到我了.

真的愛你

她笑了笑.

一張就可以了

Tuesday, February 07, 2006

要嗎

不, 夠了, 太多的話就太膩了.

霍元甲的一幕, 張開雙手讓風吹過.
我在東霸也試過, 合上眼, 忘卻自己身在何方, 但更發覺自己的存在.
在時間地點的死胡同裡出來.

Thursday, February 02, 2006

定了

從台灣剛來到香港的頭幾天, 我循例也給媽一個報平安的電話


  • 喂!媽.
  • 唉, 你到了嗎?
  • 當然是到了, 在飛機上能給你電話嗎? 我這兒安定了不用擔心. 吃的, 住的都準備好了.
  • 唔...
  • 是的...妳呢?
  • 老是這樣子, 沒啥好說了.
  • 唔...
  • 你肯定你安定了嗎?
  • 是的, 我會一個人好好的.
  • 肯定就好. 好了, 不多說了.
  • 好了好了, 再見.
  • 唔...再見...

你決定了嗎? 你肯定你的決定了嗎?
難道決定後面要來一個肯定, 那決什麼定, 什麼決定, 繞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