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0, 2006

懷悲

張懷碑, 這名字是爺爺給我的. 那時候文化大革命, 他看見了中國的政治非常的不安定, 而自己只能看著, 心中有的是悲憤, 悲痛.

無錯, 本來就是 "悲", 悲傷的 "悲". 後來, 媽跟我做身分證, 給我改了 "碑". 她說, 那有人給孫子一個 "悲" 呢! 悲悲傷傷, 要不一生都給弄壞了. 但為什麼是這個 "碑", 那她自己也說不出因由. 我猜大概是我小時候的頭比磚塊還硬吧!

聽爸爸說, 爺爺知道後, 沒有吃東西一整天. 但之後他就再沒有說過這件事, 可是到今天, 從他眼角往下的眼睛, 就是看到從前的 "悲"直到現在.

今天到了大學的宿舍, 正式展開了我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