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31, 2006

清晨四點

友人拿出一瓶奶粉.

我說: 已經沒有喝過奶粉良久.

友人感嘆: 雖然同鮮奶有點分別, 但慢慢就會習慣的.

而這句話確實包含著豐富的哲理.

令我想起我的母親.

Tuesday, December 26, 2006

一輩子失去了妳

怎麼才算失去?

聽到妳又從泥土中慢慢鑽出幼嫩的菜芽, 每天為妳澆水的人, 也是妳最需要的人. 妳仍然茁壯, 仍然堅強, 可我什麼也不是. 這樣說不對, 我倆並不需要比較. 妳仍然會笑, 我確切感到無比的幸福, 我可以告訴妳, 我開始了我的一生. 雖然不大美麗, 沒有陽光, 沒有雨水, 沒有土壤. 但願這是一刻最好的時光, 也是我冀盼著的. 我衷心祝福.

希望我還可以是個好人, 不是明天, 有一天吧?

哥哥的力量, 促使了我的一篇, 歌重複地播放, 我亦不想這樣止筆, 就是放不下......也得放下, 願原諒.

Sunday, December 24, 2006

聖誕節

快過聖誕了

快快過聖誕了, 好嗎?

真難熬.

Thursday, December 21, 2006

秘密

要是妳不知的, 這叫做秘密.

要是妳知的, 但不問不說, 這也叫做秘密.

但這個已經是妳的秘密.

暗暗地秘密不斷遷徙.

Tuesday, December 19, 2006

一個假期

每個假期都會有開始和結束, 但我們有能力, 也有自由去控制自己的假期. 正如, 這個聖誕節我註定沒有假期了. 多謝. 剝削我吧! 關起我吧! 燃燒我吧! 哇哈哈.

Sunday, December 17, 2006

我被點名了

有點不願意也回了所有的題目.

其中一條讓的想起小時候的一件事. 我想那時候應該是中二,三, 那天是一個夏夜. 在香港, 我們當然開了冷氣機. 在我家, 我跟哥妹都是同一間?室的, 都關上門. 晚上屋子雖然小, 但門關起來的話還是聽不到外面的聲音的. 那天晚上, 我在午夜還想不著, 之後, 我隱隱約約的聽見了一些哭聲, 一些敲門聲. 我雖然聽到是很微弱的聲, 但我還是沒有出去看看. 我怕出去看會有痳煩, 我也不想離開我的被窩, 我也在想爸媽一定會出去看的, 那我就忍受了幾下的敲門聲就沒了, 繼續睡. 第二天起來, 隔壁的朋友告訴我跟媽媽, 說對面戶的女人死了. 還問我們怎麼沒聽到敲門, 我們一家都很不知道. 原來我聽到的時候, 是隔壁的女人中風了, 男的抱起她, 在找人家幫忙. 女人最後死了.

我就是見死不救. 或者我不能救她, 但我現在還記得那些聲音. 我不再猶豫, 去做應做的事.

Thursday, December 14, 2006

是的

老四, 是個老實的人. 他從來都不說謊話, 也不說髒話. 原因是他是個啞巴.

Monday, December 11, 2006

洪流

它沖走一切

從上游開始沖走一切

一對情侶

一身的污垢

可終點仍是海洋

它盛載著一切

讓我們再遇上

情侶的污垢

Saturday, December 09, 2006

You've got stuck in a moment

你在哪兒? 我看你往那裡藏? 快出來啊! 張懷碑.

一個人確實難熬, 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在爭取個人的時間, 個人的空間. 我從畢業開始, 我就很努力工作, 房子愈換愈大. 一個人住在小房子已經難熬, 要是住在小島上的房子, 人真的會瘋的. 我珍惜我擁有的一切, 我甚至要保護一切, 我爭取一切. 最後我的個人主體愈來愈大, 空間大, 時間長.

在這一個足球場那麼大的房間, 我一個人享受, 一個人在等, 誰也進不來.

Sunday, December 03, 2006

旅居重慶一夜遊

我和豪哥又再結伴同行, 自從TVBOY以來, 我們大家都變了許多. 在旅館的休息室, 我們談了一會. 轉眼間, 我將找對了方向, 但豪哥用語重深長的語氣, 訴說寄望換來的失望. 大概找對了方向的意義不在於它的對與錯. 而在於對於一個決定的承擔, 是沉重, 清醒, 責任感, 快樂和安慰.

昨晚確實是睡得不好, 不是因為陌生的床舖, 而是那種突如其來的經驗. 整個過程就是我要化成張懷碑, 去到重慶大廈的旅館落腳, 成為一個由香港來的遊客. 我一到步已經開放自己, 盡量吸收別人的故事, 那空間的感覺, 那裡的表情背負著的歷史. 每個旅人都有豐富的經驗, 但什麼是出走的原因, 這個太概是禁忌. 沒有人會確實的答你, 從那伯伯的眼中看到他的歷史, 他曾經在加拿大有樓有妻, 一心以為家就是在那裡, 但只是在一次回家的動作當中, 家的門鎖上, 人去樓空, 身無分文, 只有證件, 一個人回到香港的父親身旁, 他沒有告訴我的感受, 只是說出一個時間, 在機上十七個小時, 一個人.

一個旅人, 最重要的心態應該是活在當下, 張懷碑的計劃, 背負著的歷史, 所有東西都是多餘, 只是增加了背囊的重量. 他應該學習的是放下, 拿起一張雪白的A4紙, 慢慢拿近自己的視線, 直到白色充滿了你的視線, 你的腦海, 直到你只是感到你的手因為舉起久了而累, 那時才放下. 他會更加珍惜那時看到的顏色, 更加留意每個人的面孔, 縱使他們都是朦眼, 但可能一個是單眼皮, 一個是雙眼皮.

我在短短的時間裡, 我認識了兩個18歲的法國人, 旅行的目的並不是到景點而是接觸不同的人, 我們相約六個月後在香港, 他們從這裡回巴黎, 那時我就會給他們放我的片. 兩個韓國人, 一個瑞典人, 他們昨晚去了一個清吧, 三人都不是味兒, 今天晚上問我們何處是好地方, 原來他們不知蘭桂芳, 但細心想他們又怎會知道. 我拿著一張地圖跟他們說著. 一個家在加拿大, 但是個中日混血兒, 19歲開始一邊工作一邊旅行足足七年, 今天又到地盤做雜工賺錢.

我清楚知道此行目的並不在於調查, 在於感受. 我們從重慶衝出來的時候, 發現到香港的夜景確實是耀眼的, 那怕它們一步一步踏在維港上, 你不能不承認它是耀眼的.

Friday, November 24, 2006

誠徵演員

誠徵演員

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系畢業作品

故事: 講述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 準備獨自流浪, 豈料出發前遺失證件, 但又不想回家. 結果滯留在香港, 一個熟悉地方, 遇上一些陌生的人和事.

男演員一名
約20-27歲
對沉悶的生活需要衝擊, 很想過著流浪的生活, 很想有一天成為英雄.

女演員一名
約18-25歲內地女生, 流利普通話, 對身邊一切的事都樂於接受, 沒有埋怨, 清楚知道生活就必須跟錢拉上關係.
身高不少於160cm

聯絡:
Ryan Chan
Email: r_yanchan@hotmail.com
Tel: 6138 3320

Wednesday, November 22, 2006

三峽

三明跟一班拆房的人說: 採礦是好危險的.

拆房的可能是每天死掉一兩人, 採礦的一天可能死掉差不多十個人.

那肯定採礦的比較危險.

聽到這裡不禁心裡酸一下, "盲井"裡的"中國什麼都缺, 就是人不缺." 還有許多的, " 中國就是人多." 這些詞句都將人變成了一個物件. 人的價值忽然間貶低得很, 我們要發展, 就得要犧牲. 看著三明帶著滿腔的感情, 從家鄉跑到奉節, 為找16年未見的愛人, 但最後他只能回去繼續賺錢贖回愛人. 走進煤礦, 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大概大家只是求財. 甚麼都跟錢拉上關係.

Friday, November 17, 2006

什麼地方

張懷碑在什麼地方?

Wednesday, November 01, 2006

痛不是感覺

妳走的時候給我留下一封信, 我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看了這封信. 妳說, 妳來香港的目的是賺錢, 除了賺錢還是賺錢. 在香港, 妳的工作就像是一部機器, 沒有感覺, 沒有感情, 眼睛是長出來, 但沒一樣東西看得懂, 沒有什麼印象.

這幾天都是不該發生的, 我在妳的面前出現, 完全是計劃之外.

過了這麼久我一直都沒有介紹她給你們知道. 因為我確實有點害怕. 她是做妓女的, 她不是一個大胸脯的妓女, 她是一種帶有神秘感的妓女, 這可不是我一個在胡亂猜測. 她說所有光顧了她的男人都說, 完事後比未做前更空虛.

她跟我同年的, 跟我只差一日的時間出生, 她是9月22日, 最後的一個處女. 而我是第一個天秤. 我老實地衡量我的盤川, 再以一個天使的姿態, 決定要拯救這個神秘的妓女--青青.

青青雖然比我早一日出生, 但在中國這片神州, 她的經歷著實把我牽引著. 45分鐘, 我用盡每一秒去說服她跟我走, 離開這個不屬於她的地方. 當然她並沒有感動而是拿著我的電話, 計算著. 她給我看看手機上的四位數字( 其實已經很接近五位), 我說"成交". 我跟她握手, 第一次的接觸, 我的英雄感和虛榮感直湧頭上. 我不自覺地感受到自己跟<<的士司機>>裡的Robert De Niro已經成為一伙. 她為我的人生旅程畫上一條軌道, 我要讓她的生命出現彩虹.

Monday, October 30, 2006

突然之間我又想起您的臉

如果要忘記您
我就要從頭到尾的忘記您
可您一直都只是活在我的腦海裡
真實的您我一點也記不起
一切都建設於虛幻
若果要消除虛幻
我就基於現實再加以想像
又可能是反過來基於想像嵌入現實
我們未曾見過面
連電話也沒有通過幾次
一切都建設於虛幻
我可能曾經跟您睡過一張床
撥弄過您的頭髮
又或是您在聽筒的另一邊忙著
而我在等著您的聲音 30秒 1分鐘 10分鐘 1年
反正事情已經以虛幻為中心
反正現實是我沒有衝上了小巴
反正我在您的選單中佔上一個席位
毫無權利 卻有無形的義務
一直都建設於虛幻
就算現在這座大家建設的虛幻大樓要倒下
也沒有一點聲音
也沒有一點塵土
周圍的瓦片一路掉下來
由於是虛幻的建設
瓦片掉下來一段時間也未曾著地
以致看的人一直也沒法呼出那憋住的緊張
直墮的感覺最令人難受
跟您一起玩這個遊戲
就是一種直墮的感覺
更甚的是我這塊瓦片在空中根本沒有自我粉碎的權力
更甚的是不斷惶恐下墮過程之中 要我想像在您的世界裡有生存的希望
回想
一切又返回虛幻的感覺
不致痛
但揮之不去
突然之間我又想起您的臉
地心吸力也失效
整個人又在飄飄然
忽左忽右 忽起忽落
再抽身出來看一看
只見您拿著一個透明的四方立體膠箱
我和虛幻大樓 瓦片 都在裡面飄浮著
瓦片的反光看起來都很漂亮
但我在裡面根本看不清
慢著點兒
裡面一切都浮沉著
豈不是裡面像外太空一樣
豈不是沒有空氣
豈不是我已經死去
您認為我寫得怎樣?
大概沒有機會回我吧?
待我想像到您的回覆大概是一個甚麼的樣
我給您給我回一封信就好了
突然之間我又想起您的臉 在夢中
好像是在一個甚麼樣的公園
您坐著打手提電動
我走在您的跟前
放下一封我跟你擬好的一封信
當然信是給我的
但您只顧打電動
沒看我一眼
我放下就走
我努力的想像
您打開信的反應是怎樣
但就是沒辦法想像
夢就此為止
多年之後
信寄到我家
我根本不能想像這是我自己寫的 也記不起
看著這封您給我的信
我又
突然之間
我又想起您的臉

Saturday, October 28, 2006

周未

周未本來應該就是要閒著
急急急, 你急甚麼呀!

放慢一些腳步
去感受, 去欣賞
不願再等待

永遠猜不透

Tuesday, October 24, 2006

觀塘-------西灣河

那裡有一個碼頭, 那裡也有一個碼頭. 不然, 只有一個碼頭, 怎能有彼岸.

友人看景, 我初到西灣河, 一到地鐵站看見鮮橙色的車站, 有一種好強既感覺, 視覺上很新鮮. 再發現觀塘往來西灣河的渡輪. 挺破舊, 挺有味道的一條航道. 懷碑又發現了一個地方, 一個佰生的環境. 從上船到落船, 只不過約10分鐘, 彼岸是10分鐘的美好憧憬, 總有上岸的一刻, 終需有上岸的一刻. 到達碼頭, 再看回對岸的燈火, 原來彼岸的誘惑在於遠觀, 否則有如飛蛾撲火, 但一死又有何懼. 懷碑又在發呆. 車箱中一位老婆婆走入來.

Wednesday, October 18, 2006

在地車

張懷碑又在發呆, 坐著, 坐著. 車上有人在看報紙, 有人聽歌, 有人在打電動, 有人在滴眼藥水. 當地車到了紅磡站的時候, 一位婆婆揹著單邊白布袋, 一拐一拐走向張懷碑的方向. 懷碑看一看周圍的環境, 大家都忙著, 老婆婆走的愈近, 他們就愈忙. 懷碑慨嘆了一下, 拿起大背包, 站起來讓座於老婆婆. 懷碑站在旁邊.

老婆婆連聲謝謝
"唔該晒呀, 後生仔.....真係唔該晒呀!.....唉! d 老骨頭都無用羅!"
懷碑點頭笑笑.
老婆婆又再問懷碑.
"嘩, 咁大個袋呀?"
懷碑又點頭笑笑.

老: 去旅行呀!
懷碑: (小聲) 係呀係呀.
老: 去好遠wow, 咁大個袋.
懷碑尷尬點頭, 但仍露出笑容.
老: 去旅行好呀, 趁後生, 後生行得走得, 去下旅行好呀.
懷碑看一下周圍, 他意識到周圍的人看著他, 注視到他的存在. 他感到不自在一心只希望快些到站.
老: 人老左想去睇下大佛都走唔郁. 唉, 都無用架羅.
老人家又略有所思, 靜了一會.
懷碑也沒有看老人家.
老: (一邊從布袋裡拿出一個橙一邊說) 後生仔, 送俾你係車食又好, 係個飛機食又好. (遞上一個橙)?!.
懷碑: (甩手) 唔好唔好, 你自己食啦!
老: (繼續遞上一個橙) 要?, 食橙好呀, 去茅廁都好, 好甜架.
懷碑: 唔使啦! 婆婆! (仿佛要壓下聲音, 怕別人注視到)
老: 要左佢啦, 好甜架! 要啦! ..........?住佢啦. (抓住懷碑的手)
懷碑靜了下來, 心裡想著什麼似的.

懷碑: 都話唔要羅. (嘴臉和語氣就是我們拒絕母親的好意的時候.)
全車卡的人都看著懷碑.
老人家呆了呆, 就像小貓激怒了主人一樣, 她把橙雙手拿著, 放在大腿上.

車到站了, 懷碑急速走到月台站著看著那邊是出口.
正當他猶豫之際, 一個橙就從車廂滾出來.
懷碑拾起橙, 看著列車遠去.
懷碑走到畫面左邊, 又走回右邊, 最後在畫面左邊走了.

Monday, October 16, 2006

悠長假期

足足七天....

懷碑盤膝而坐, 一點事也沒有做好. 跟別人就說是冥想, 實質做了些什麼, 自己心裡最明白. 做的事已經重覆了, 重覆而無用.

重回正軌, 做你喜愛的.

Sunday, October 08, 2006

下午

4:30 pm

最近的晚上, 都睡不著, 腦裡總是忙過不停, 這是惡性循環. 愈睡不著愈諗, 愈諗愈睡不著. 究竟有無一個clear cut, 當我諗緊咩既時候就睡著.

走過星光大道, 剛下完雨, 令原本晚上漆黑的大道泛起街燈的黃光. 張懷碑和少女在大道上踏上名人的手印, 淺起水花.

Saturday, October 07, 2006

彼岸

媽媽 我不想傷害妳
我不想 讓妳哭
原諒我 我還太年輕
有許多事 我會做錯
我曾經追尋的一切
現在都沒有找到
你知道我一直要的
不是這個角落
我找來找去
找來找去
可哪兒才是我的彼岸
我還有希望
我還有力量
可哪兒才是我的彼岸

媽媽 不要為我傷心
不要 這樣難過
我還在 尋找生活
只是 有些挫折
我會找到一個方向
我會去另一個地方
我還會是妳的驕傲
值得擁抱
我找來找去
找來找去
可哪兒才是我的彼岸
我還有希望
我還有力量
可哪兒才是我的彼岸


<彼岸> 汪峰

Thursday, October 05, 2006

人生的意義

互聯網咩都有......

我就到yahoo search 下 " 人生的意義 ".

生物文化層 VS 價值層

Sunday, September 17, 2006

重新發現

在熟悉的地方旅行

不斷無限極度過份誇張失控放大自己

留意自己的漣漪, 令整個湖面的荷花都擺動搖曳.

一切都在生活的微小出發.

早上空調開得挺大的地車車箱中, 我靠著與陌生人皮膚上的接觸而自覺生存.

Tuesday, September 12, 2006

開頭

年青多好, 不顧一切, 隨著自己的感覺, 意願而飛翔. 只要不回頭, 不後悔就可以. 對家, 國的歸屬感比較薄弱, 我們不大認同 "我" 是屬於誰的說法, 我就是我. 不需要向某某交代. 我的決定, 父母會/ 要明白, 女友會/ 要體諒, 朋友應該支持, 我要追我的理想有何問題. 張懷碑對一直以來的生活都不太認同. 欣賞我們所擁有的是我們的弱點, 我們善於批評, 卻建設有限,對自己又抱怨, 但反省的時間又抽不出來, 對自己的身份不懂欣賞, 不懂認同, 並不引以自豪. 張懷碑為了將自己的眼光擴闊, 收拾細軟向自己的理想的國度進發, 不顧一切, 要尋找一個更好的地方, 擺脫過去短視的自己. 到頭來, 為尋找而尋找, 為擺脫而擺脫, 不深思所要找, 不反省所要擺脫, 對過去儘量抹黑, 最好底面都黑, 連你我都看不見, 對未知的將來潑上彩漆, 隨意隨心. 我有我的風格, 不顧一切地前行.

出發前, 張懷碑不見了護照, 滯留在這個地方, 而他宣稱已經滯留二十二年, 突如其來的留下令他對熟悉的地方變得陌生, 對陌生的地方更加留意. 旅行的意義, 大概就在其中.

Friday, September 08, 2006

張震

事緣友人在茶餐廳巧遇張震.

她看到張震, 第一時間就想起我. 不枉我對大家的潛移默化, 成果是有目共睹. 你指鹿為馬, 儘管馬仍是馬, 但你一直指一直指, 那怕十年, 五十年. 馬都因你的影響可能多了一個別名. 那時, 馬和鹿就是因你的行為, 而拉上關係.

下個目標: 周迅....哈哈

Thursday, September 07, 2006

應該記得記得記得記得記得記得記得記得記得

我的FYP

就像我們的生活一樣自然, 早已習慣.

每天都想著張懷碑.

Wednesday, September 06, 2006

我不怕

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

看過黃健新的 <求求你, 表揚我>, 有點兒戲. 但仍能帶出他想表達的效果. 有點喜劇的, 有點耐人尋味.

帶給我的就是像monologue 一樣的感染力.

記得year 1 的時候就是自己對著電視跟伍?阿倫對話. 有什麼比這奇怪, 我也搞不清我為啥有這個念頭, 可能我真有點妄想症. 不過最緊要癲得徹底, 心中的一個世界.

Thursday, August 24, 2006

從前

在找舊日的足跡.

一天
我們都在地?站等著
而雨開始要停了, 變得越來越小
眼看人人都要離開的時候
我等著她離去
我看了她一眼, 而她沒有察覺, 我再看了一眼
地上的水窪也變得越來越小
她仍舊不時看著天空, 等著等著
我有點遲疑
但最後都在停雨的這一刻, 從手提包中拿出雨傘
"不如我遮你呀?"
"好呀?" 她有點驚訝
離開的時候, 我問她為何望著天, 她說
"點解停左雨你先過來, 如果唔再落雨既話, 你唔驚我走咩?"


24 june, 2005 <<如果天空要下雨>>

Tuesday, August 22, 2006

批判與欣賞

批判得到進步

欣賞得到心靈的滿足

取其平衡

取咱生命

Saturday, August 19, 2006

張懷碑的自白

我一直都好想做一件轟轟烈烈的事, 係報紙上見到人踩單車去西藏, 心入面一直都有d咁熱血既想法. 當你畢業之後, 總會有團火. 我地會將讀書同出來做野分的好清. 感覺就好似有人終於要迫你做一d決定. 縱然你未曾在工作過, 但現實就像一把枷鎖. 不容你否認. 有時你會知道掙扎係無用, 但苦中作樂的是, 掙扎中的生命係最燦爛, 最自然, 最難隱藏, 看那狗, 看那蝴蝶, 聽那雞鳴, 聽那中了刀的金毛青年, 你看著他的掙扎, 既淒美, 又惋惜. 觸動著我. 身邊的一個西裝友問, 問為何別人可以, 你卻不能, 你不是比別人特別吧? 我不會自大, 但一下子, 身邊的人都看似不是你的終點, 一切事物都變得膚淺. 你不再喜歡自己, 跟著掙扎. 陌生的環境令你對一切的人和事都特別留意. 在執拾背包的同時, 我還未決定要到那裡, 但似乎, 我對我生活緊既地方越來越討厭, 討厭現狀. 我醒來的時候火車停在車站. 我趕快拿起背包, 衝了下車.

Thursday, August 17, 2006

背包

1. 火車站月台 日
-懷碑, 帶上隨身聽, 穿上一身風衣, 背著大大的背包.
-從月台望上火車的玻璃窗, 懷碑突然站起來, 他走過列車前面的出口.
-車站空無一人.
- 列車緩緩開出.
-懷碑氣喘喘站在月台.

漸黑
字幕出
片名

Wednesday, August 16, 2006

今天長大

大長今

胸襟擴張擴張....
點解唔用腦..不記..

因為要像小孩一樣.

好在大長今, 不然就不夠高看今晚的景色. 天氣清得太清, 感覺就像審判的到來, 叫我將世人看清, 直至透明. 爬上宿舍的天台, 看著香港的夜景, 想起北京, 懷念一切的人和事, 牽動到今晚的神經, 令的更愛自己的地方. 清得令人.

對不起! 最近他在這裡太勁, 在天台又播了他一次.

飛得更高 汪峰

生命就像 一條大河
時而寧靜 時而瘋狂
現實就像 一把枷鎖
把我捆住 無法掙脫
這謎樣的生活鋒利如刀
一次次將我重傷
我知道我要的那種幸福
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
我要飛得更高
飛得更高
狂風一樣舞蹈
掙脫懷抱
我要飛得更高
飛得更高
翅膀卷起風暴
心生呼嘯
飛得更高

一直在飛 一直在找
可我發現 無法找到
若真想要 是一次解放
要先剪碎 這有過的往
我要的一種生命更燦爛
我要的一片天空更蔚藍
我知道我要的那種幸福
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
我要飛得更高
飛得更高
狂風一樣舞蹈
掙脫懷抱
我要飛得更高
飛得更高
翅膀卷起風暴
心生呼嘯
飛得更高
飛得更高
飛得更高

差不多一年, 心裡的那團火仍舊. 好似走對了路吧! 哈! 真舒暢.
希望你替我高興.

Monday, August 14, 2006

你在做什麼?

北京

你渺小得可憐. 從太陽村回來, 感觸良多, 我不是最幸福, 他們亦不是最可憐. 而我們在那裡相見, 我就注定為你們盡一點力. 從來不知所學, 但別人就會看得到. 不用只顧感動人, 唯有自己, 先觸動自己, 讓自己投入爆發. 接觸.

不被魔鬼所惑, 不被魔鬼所害.
不致死, 更不致生不如死.
要看別人的愛.
魔鬼的愛.

我大概都明白了.
哇操! 多麼艱深! 天秤座!

Tuesday, August 01, 2006

Something wrong

alright alright

i am completely insane.

what's the hell going on?

what did u say?

what

what

what the fuckin' mumumum!?

so, it's time to go out take a break.

take a break with u. my love.

i' ll be on my way. fucker. u motherfucker. u wanna kick my ass. Come'on. just kick it. i'm right here for u. u bastard. asshole.

Saturday, July 29, 2006

逃不了

你說你 想要逃 偏偏注定要落腳

真的這麼
我不知道
小心
不知道
去不了
不知道
誰呀
不知道
你們都這麼說.
我們應該把紅的跟綠的分開.
那剩下的應該都是藍色的.
總會這樣子
盆子, 好.
我又要來了.

Wednesday, July 26, 2006

為什麼

原來拍拖總會這樣

就是連話語都一樣

我是如何的冷血

就如妳今天再走到我的面前

說同樣的一句話

我仍只深吸一下, 等妳轉身離開才呼出來.

這樣,

日後

無論是什麼回憶也只記著當時的感覺

------鬆一口氣------

不致後悔

Monday, July 24, 2006

可惜

可惜, 沒有珍惜

可惜是時間性詞語, 時間越長可惜的生命力越強.
植根於心, 可惜.
痛可以淡, 也太勞師動眾.
反觀, 可惜比較容易掌握, 所以比較耐.
靜靜地可惜.

有待修改, 找天

Monday, July 17, 2006

彼岸

實情係

你已經跌左落水, 上岸的辦法就只有

游過對面岸

蛙式的好處係可以唔使浸晒個頭落水.

自由式, 話就話自由, 但最後大家都係學晒個種游法.

蝶式, 最型, 但個個人都游緊既時候, 鬼睇你咩.

背泳, 望著個天, 唔理前面有幾遠, 唔知方向, 剩係望著個天游.

我揀背泳.

世界杯

和我想像的有點出入

踢波始終係一隊人, 而睇波真係可以一個人.
如果你睇波時好投入既話, 其實會睇唔到其他人.

3 號入埋今屆世界杯最後一球後. 我振臂高呼.

唉也........

sorry, 睇唔到你呀!

對不起, 打倒你們! 要報仇的, 四年後吧.

Tuesday, July 04, 2006

感興

毛孔不斷擴張.

生活的細節越來越細.

眼角的裂縫越來越大, 看得比前多, 看得比前痛.

他沒有擠入人群的本事, 倒不如自制人群. 在最吵耳的一刻, 他喊了出來. 沒有人聽到.

你不怕嗎?

寂寞, 你怕嗎?

寂寞, 你累嗎?

你, 寂寞, 好嗎?

Monday, July 03, 2006

REALLY CLOSE

SO CLOSE

Sunday, June 25, 2006

不是為, 而是要

為, 是偉大, 是無私, 其實是被動.

要, 來得直接, 主動點, 一切來得美好.

我也放過片, 我知道是什麼一回事, 不是為了別人的作品, 而是你自己處事的態度, 你要做到的. 一直都不認, 他已經給我教訓. 故勿論我的劇本好與壞, 首要的是對事的態度, 你要成熟一點. 他就是這樣.

在此, 再次對不起. 受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教訓, 大概這是終點的起點.

Thursday, June 22, 2006

要果的敏感

有趣的是, 花生沒有事
有趣的是, 果仁也沒有事
有趣的是, 開心果也沒有事


大概是它的弧度出了問題.
弧度總是神秘, 總是令人困惑.
腰果.
請不要娥娜.

Thursday, May 25, 2006

我怕

我會弄痛妳

一日

原來一切都可以簡單一些

不是不為人切想

而是那人不用你切

為人民服務, 不如為自己服務

至少你知道自己想怎切

但你肯定了嗎

哈....唔敢, 咁為人民服務law

Tuesday, May 23, 2006

我們的教育

我們一路以來都是學習批判, 我們有自己的中心嗎? 當你也未曾有自己的立場何來批判. 要批判, 還是妥協, 妥協慢慢變成一個貶義詞, 妥協是懦弱?不斷追尋, 為自己, 為別人. 當你決擇的時候, 你又如何, 又如何, 活著似乎是要給別人看見.

Thursday, May 11, 2006

好想好想

我好想跟妳說

不是吧, 別鬧著玩吧...

妳先聽我說吧

聽不聽, 結果還是一樣, 別傻啦

怎麼辦!

怎麼辦!

Monday, May 01, 2006

Life is...

人生就是要過活
主動掩飾我們的被動

世上沒有了誰也不成問題
在世時我們要把她珍而重之
離開了就要把她忘記
如果一本天書不能到老
那總共要多少本
有沒有一張booklist
你那一張我又用不著

人生就是要過活
要活嗎
活過了就是人生
是嗎
傱那天開始
你就怕別人看穿
你把自己藏著藏著
然後問我這裡安全嗎
我說隨了我知別人都不知
你怕別人看穿嗎
如果別人看穿, 我立刻告訴你
你說我就是這樣過活
人生就是要過活

我說看穿了你
你驚訝為何現在才說
人生就是要過活
不說是要過活
說是之前不像過活
時間性的東西是比較難

Wednesday, April 19, 2006

我不是好人

我真係好?無用

廢廢廢

都唔知咩?野構造

又唔做功課

又hea

又唔知做咩

又要諗

又要煩

又要唔諗唔煩

又要話唔煩唔得

又煩

又無精神

又病

又要唔休息

都唔知想點

咁點

幾點

21點





.............

Tuesday, April 04, 2006

重生

或者這是終點
要到世界的盡頭
拍下那背光跳舞的女子
她依舊的美麗
縱然我倆未曾相見
在大麥田裡起舞
獨個兒看著
獨個兒跳著
這就是世界的盡頭
而終點卻在我的背後

Tuesday, March 14, 2006

偷渡

張懷碑一身國產打扮

一個陸軍裝, 頭頂平得可以盛東西.
灰色的襯衫, 黑色的?褲子.
手執一根香煙.
在街上閒閒的.

Saturday, March 04, 2006

我是

悲從何來, 從我轉身離開的一刻, 影片就開始了, 音樂也揚起, 人生又一反覆. 是折磨, 是鍛鍊, 是循環. 不忠, 不奸, 不善, 不惡. 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一天. 序.

Wednesday, February 22, 2006

不經不覺

北京北角

今天你服嗎?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06

現在的我

現在的我, 就像初生嬰孩, 什麼都沒有, 但不幸的是我知道了我要面對的問題, 而更不幸的, 是我只知問題怎樣寫, 卻不知問題是什麼?

我不是張懷碑

Tuesday, February 14, 2006

情人節 (二)

今天很開心, 好多人排著隊跟我說, 真的愛你.

我不是張懷碑.

情人節

今天一早起來, 把身上的霉氣沖走, 選了一件最喜歡的衣服, 在鏡子前面照了很多遍才出門.

還未到戲院, 遠遠看見了長龍, 我還是等了一句鐘. 終於到我了.

真的愛你

她笑了笑.

一張就可以了

Tuesday, February 07, 2006

要嗎

不, 夠了, 太多的話就太膩了.

霍元甲的一幕, 張開雙手讓風吹過.
我在東霸也試過, 合上眼, 忘卻自己身在何方, 但更發覺自己的存在.
在時間地點的死胡同裡出來.

Thursday, February 02, 2006

定了

從台灣剛來到香港的頭幾天, 我循例也給媽一個報平安的電話


  • 喂!媽.
  • 唉, 你到了嗎?
  • 當然是到了, 在飛機上能給你電話嗎? 我這兒安定了不用擔心. 吃的, 住的都準備好了.
  • 唔...
  • 是的...妳呢?
  • 老是這樣子, 沒啥好說了.
  • 唔...
  • 你肯定你安定了嗎?
  • 是的, 我會一個人好好的.
  • 肯定就好. 好了, 不多說了.
  • 好了好了, 再見.
  • 唔...再見...

你決定了嗎? 你肯定你的決定了嗎?
難道決定後面要來一個肯定, 那決什麼定, 什麼決定, 繞圈子.


Saturday, January 21, 2006

羅卓瑤

剛看過<<秋月>>, 便要追看<<浮生>>.

我在台灣住了三年多, 國語可以說, 地方也去了很多. 但就是睡得不好, 整天沒精打釆, 睡眼朦朦, 白活.

回到香港差不多三年, 也是睡的不好, 原因是再過幾天我要去美國.

今天晚上要喝一杯咖啡. 生活顛倒還是比白活好多了.

Thursday, January 19, 2006

真正的早晨

今天起來, 早上沒有陽光, 如果你不累,那又會去睡. 從來我們都要清醒, 沒有睡, 那又會睡醒. 今天有醒過來的感覺.

令人疲倦的感覺是充實, 原因是我不疲倦, 不想睡, 談不上醒這回事. 原因是我沒有用力去生活.

生活要出汗.

Tuesday, January 17, 2006

辛朋又

辛朋又算是我們中學時最奇怪的一位, 今天在大學又遇見他, 他總是讓人有種一新鮮感. 他不太認得我, 翻了很多的往事, 才把我認了.

他也跟我介紹了幾位新朋友給我認識, 但他們好像辛朋又, 不論他們的外表, 說話的方式都像. 要不辛朋又坐在我身傍, 我也把他們搞錯.

課堂上了一半, 他沒跟我談過幾句話, 他大概跟其他的新朋友比較稔熟吧. 後來, 我在名冊上看到這一班並沒有什麼 "辛朋又". 但是我沒再問下去.

最後, 這一科, 我拿了一個很好的成績, 自第一課, 我沒跟他們說過一句話. 或許, 到下一次再見面的時候, 我又把他和他們弄錯了, 當作辛朋又.

Tuesday, January 10, 2006

懷悲

張懷碑, 這名字是爺爺給我的. 那時候文化大革命, 他看見了中國的政治非常的不安定, 而自己只能看著, 心中有的是悲憤, 悲痛.

無錯, 本來就是 "悲", 悲傷的 "悲". 後來, 媽跟我做身分證, 給我改了 "碑". 她說, 那有人給孫子一個 "悲" 呢! 悲悲傷傷, 要不一生都給弄壞了. 但為什麼是這個 "碑", 那她自己也說不出因由. 我猜大概是我小時候的頭比磚塊還硬吧!

聽爸爸說, 爺爺知道後, 沒有吃東西一整天. 但之後他就再沒有說過這件事, 可是到今天, 從他眼角往下的眼睛, 就是看到從前的 "悲"直到現在.

今天到了大學的宿舍, 正式展開了我的.

Monday, January 09, 2006

010106

在這年頭,要將自己回顧一番是何等感慨.
有做無做唔想做要做自己做一齊做唯有做再做

做乃人之故
無人無故

時間過得慢,可能是太多的東西發生, 也可能是我不開心.今年和家人在中央公園倒數,表演很多,其中有隊band穿上卡通服吹奏,看的吹的手舞足蹈, 到放煙花的一刻, 各人都走到方旁邊的草地,仰頭. 在那刻,偷看了爸媽一下,再看天空綻放的煙花時, 爸媽的影像已經不能磨滅,交疊在煙花中直到o7.